博彩
教程分类
    1. 图文教程
    2. 视频教程
手工圈材料商店手工市集专题活动动态
教程>专题>95后插画师笔下的鬼怪文化与广彩创新:我希望我的画能作为猫眼,让你发现另一个世界的怪异与奇妙!
95后插画师笔下的鬼怪文化与广彩创新:我希望我的画能作为猫眼,让你发现另一个世界的怪异与奇妙!
许多我们看似平常的事物往往已有固定的形象,创作可以重新诠释它们存在的状态和意义,揭示更深层的思想与精神。
—— 欧阳晓丹
这个看起来古灵精怪的女孩就是欧阳晓丹,一名95后插画师,目前华南师范大学在读,是深圳插画协会会员。

曾绘制小说《一朵花开的时间》、《我哪懂什么坚持,全靠死撑》、《读报纸的人》等插图。目前正在绘制个人画册《花神赋》。今天就让我们一起看看她对于插画、被人们忽视的鬼怪文化以及传统广彩创新方面的见解。
从小妈妈就会带着我动手做手工,折纸书也是老妈买的,小学三年级就已经折了两大箱!妈妈还会教我用树脂做昆虫标本。

对我来说,做手工其实是一件很放松的事儿,可能是因为本身就热爱,认为享受过程会比追求结果重要,现在更是认为作品里的想法和理念非常重要,因为这种创作是独一无二的。
作为一个插画师,通过几年的工作经验,我深知插画是使用绘画手段来实现目的的一种独特方式。而它最重要的无非两点:创意设计能力、绘画表现能力。很多时候插画不止看表现技法,更重要的是作品里的内容,它不仅传达了创作者的意识思维,也与观者产生着强烈的情感共鸣。
现代插画有别于传统插画的最大特点便是它的受众年轻化。消费群体标新立异的心理让现代插画广泛运用在产品设计中,并且这种独特的审美特征能够很好的培养消费群对品牌的忠诚度。
日本文化中有百鬼,中国传说中有山海经与聊斋,不论从时间积累上还是空间跨度上,中国鬼怪文化都可谓广博,但这种亚文化却远不受人们重视。
其中蒲松龄写的《聊斋志异》最为大众喜闻乐见,仅是《画皮》故事就高达十三个版本。经过传统画师的塑造与电视剧的多次翻拍,人们所熟悉的传统的、经典的女鬼形象已经深入人心,而这些人物也急需融入现代元素的崭新形象去带给观众焕然一新的感觉。
我想将聊斋人物通过新锐插画的表现形式应用到中国传统手工艺——广彩之中,用“老手艺”加上“新思想”,将现代插画融入到传统工艺上,通过流行文化带动古典文化,呈现给观者一种完善的、新颖的风貌。
广彩,是一种釉上彩瓷艺术的简称,指广州烧制的织金彩瓷及其采用的低温釉上彩装饰技法,是在白瓷器皿上彩绘而烧成的一种传统工艺品。多为线描与平涂相结合,图案以构图紧密、色彩浓艳、金碧辉煌为特色。

我曾去陈家祠广彩博物馆参观学习,那里的瓷盘和瓶子花纹非常细致美观,看得出一笔一画的难度所在,都是经过精心细致的雕琢而成的,带给人一种浓浓的历史厚重感,展览中所展示的绘画工具主要有墨汁、毛笔、新彩颜料、黄金水等。
在陈家祠广彩博物馆我了解到,如今广彩的制作者大部分是五十岁以上的人,图案也大都以花朵与仕女图为主要内容,比较雷同,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去创新开发。现如今年轻人的工作室都是批量生产一些比较粗糙且价格低廉的日常用具,图案比较简单,总体来说物美价廉的东西颇受青睐。现如今广彩的销路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期,其主要原因是大多数的年轻人对这种老古董似的东西并没有兴趣,因此年轻消费者的购买量极少,同时他们对这方面的了解也异常浅显,而且就算是作为广州的本地人,可能大部分也不知道广彩具体指的是什么。
目前市面上还没有艺术家尝试过在瓷盘上绘制新锐的、现代的图案,所以我想尝试将现代绘画与广彩相结合,这将会是一个非常好的突破与尝试。
而我也非常荣幸能够有机会得到国家级工艺大师翟惠玲的授教并学习这门传统技艺。

在翟惠玲大师的工作室亲眼所见广彩的绘画过程时,有一种看《我在故宫修文物》纪录片的神奇感觉。曾经在展馆里看到这些瓷盘,觉得着实枯燥无味。但看到老师一笔一笔绘制出精美别致的图案时,却能真真切切体会到它独特又震撼的美。
当庞大而又繁复的画卷被一笔一笔勾勒出来时,画师让观者感受到自己那种强大的精神力量。在大师身边觉得自己异常渺小,有太多需要学习的地方,不单单是艺术创作,还有为人处世。

接下来,我也开始了自己的创作。我的产品一共分为三个系列,分别是瓷盘套组,杯碟套装,花妖水杯套组,画皮人物杯。瓷盘套组共分为四个人物。在设计上避免了传统配饰,而是以人和动物巧妙结合的方式定位人物的身份特征。
人物主体完成之后,关于背景的底纹色的该如何处理、怎样构图会更加美观更加引人眼球,我做了这方面的调查,主体为20出头的年轻消费群体,多数人认为背景留白或者带点纹理的黑色会更好看。但因为广彩没有留黑底的传统,于是我又做进一步改进,改成了颜色统一、平铺花纹的深色背景,有助于个人风格的彰显,也保留了广彩装饰图案繁复的特点。同时与其他人物特写的作品区分开来。风格鲜明更具特色。
杯碟套装我选择了颜如玉这个题材。她是一个一直被大众误解很深的女鬼。实际上,颜如玉并非温润如玉的才女。
她的原型是一个纱剪纸人,背面写着“织女”二字(当时也有民间传说织女因不甘寂寞而私逃)夹在汉书的第八章前半截里,当书痴翻到这一页的时候,颜如玉才会出现。
我将汉书第八章的原文用金色写在了杯里,杯外则是纱剪纸人颜如玉。
杯把的“汉书”二字模仿书脊设计,碟子上是叠着的书页演变成的几何图形。我想尽量通过空间关系来还原那种原文里所描述的场景。
据我统计,聊斋中的八只花妖皆由四种花作为原型,分别是:牡丹(《葛巾》、《香玉》)、荷花(《荷花三娘子》)、菊花(《黄英》)、山茶花(《绛雪》)。四个杯子杯壁图案结合日式风格,营造出一种繁复的华丽感。杯口采用的广彩的花纹金边,花纹则是简化的四种花朵。观者可利用视觉的延伸透过杯口看见杯底的骷髅。杯外的华丽与杯里的诡异营造一种强烈反差。
在诸多改编的影视作品中,画皮鬼的定义已与原文相差越来越远。原文中讲的是,画皮是一个长着两只角的鬼,拿着画笔在人皮上画脸,它披上后即变成人形。人物杯保留了两只角的元素,不均匀的色彩增加一种手绘感。
希望这组年轻的、年轻化的作品,能够作为一个猫眼,让更多的年轻人窥见中国传统工艺品的美妙之处并与之产生情感共鸣,达到传统文化在新一代中传承的效果。

在我看来,插画的定义应该被重新审视,它不仅仅只限于商业与出版业,也将会越来越多“跨界”的运用和尝试。当代插画在广彩艺术中的设计实验也是中国传统工艺品的一种转型。它们不应当仅仅按照以往的方式来制作和学习,更应当“与时俱进”地吸收众多的现代创新元素,去突破原有的模式。
昂贵的工艺品并不缺少高端客户,但不同层次的收藏爱好者、消费群体也同样重要。对于现如今的市场而言,都还没有采纳将插画和广彩融合起来,推陈出新,把一个原本大家都熟知的东西经过重新的加工和融合再次推出展现在公众的眼前。


虽然现代插画在广彩中的设计在想法和技术方面都不是很成熟,但在不断地研究和尝试中,它终会成为塑造个性化品牌形象的一项重要手段。如果将当代插画与广彩艺术巧妙结合并且形成一种新兴流派,这种具有巨大创意空间的形态无疑给传统工艺广彩注入一股新鲜的富有活力的血液——插画不是单一状态,广彩也不再停留在以往的困境,两者皆会变得更有活力与朝气。
对于中国特色传统工艺而言,如果想让它们被大众所熟知,就应当寻求创新与发展的途径,希望现代插画的加入,能让民间工艺品真正回归到“民间”,呈现一种百花齐放的姿态。

艺术的发展是没有条条框框限制着,更多的对创作者来说还是突破自身的局限,去追求艺术的更高层次的发展。现在的市场上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产品层出不穷,我们能做到的是不盲目模仿和跟随市场去创造作品。更重要的就是有自己的定位和方向,跟随本心去创作。
插画是最简洁也最通用的语言,不分国界地区,不论男女老少,都可以凭着对画的理解体味出画的意味。

而对我来说,许多我们看似平常的事物,如动物、宇宙、梦境等等,往往已有固定的形象。而创作可以重新诠释它们的存在的状态和意义,揭示更深层的思想与精神,让更多人思考自然、思考自己。

我希望我的画能作为猫眼,让你发现另一个世界的怪异与奇妙。
作者微博:@欧阳晓丹OD
所谓的特立独行,是因为还没人懂。
编译:包子君
本栏目长期征稿,文章、线索、图片均可发送至邮箱liyue@shougongke.com,具体投稿要求请在公众号微信下方对话框输入“投稿”获得。
分享到:
其他热门专题
最新博彩娱乐网站大全